反传销寻人解救咨询网-中国反传防骗联盟 > 传销视频 > 直销曝光 > 佳信佰的直销之谜

 

近年来虽然政府加大了打击传销力度,但传销经济邪教在目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实体经济遭受严重冲击的情况下,异地拉人头传销猖獗,传统传销转战互联网,庞氏骗局、非法集资与传销手段交织,涉及地域广、人员多、危害大。反传销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希望大家携手狙击传销邪教的疯狂蔓延!您身边的反传防骗顾问,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反传防骗联盟;联盟网址:www.fcfp110.com。

反传防骗联盟讯:佳信佰是一家成立于1998年的老牌企业,注册资金1亿元,早在多年前,该公司便传出正在申请直销牌照的消息。翻阅佳信佰历年的公司新闻,《知识经济》记者发现,佳信佰创始人左建军曾一次又一次地鼓舞市场经销商,“公司申请直销牌照到了最关键时刻,请大家继续努力!”

只不过,左建军口中的“关键时刻”持续了近7年。在这7年里,很多人早已失去耐性,愤而离开,留下的人也不再指望这张牌照能给自己带来多大的效益,只是已经习惯了开这样一家骨健康馆而已,甚至有的人连公司的培训都不去参加。

佳信佰负责生产研发的刘可任是公司成立之初,便与左建军携手同行的老伙伴,对于直销,他说公司早已经不走这条路了,改走传统路线。事实也确与他说的有些符合,佳信佰的王中华骨健康馆在全国落地了2000多家,但鲜有经销商以网络模式拓展市场。

但是,佳信佰是否真的如他所言,已经彻底放弃直销市场,这一结论还有待商榷。

佳信佰是一家成立于1998年的老牌企业,注册资金1亿元。

早在多年前,公司便传出正在申请直销牌照的消息,

不过,该公司至今未成功获牌。

没落

“当时佳信佰市场发展得挺火的,但是后来慢慢赚不到钱,我们天瑞系统就解散了。”彩玉(化名)在佳信佰推广王中华骨健康馆初期便离开了公司,据她回忆,当时佳信佰大多数团队以网络模式为主,地面模式为辅,天瑞系统也是如此。

关于彩玉的说法,记者在天瑞系统创始人之一陈宫(化名)那里得到了证实,“我们当时就是冲着佳信佰的直销牌照去的。”2012年,陈宫考察佳信佰时,得知公司即将要拿牌,他便加入了。2013年6月,陈宫与另外两名伙伴(天研、决胜)一起创建天瑞系统。

“那时候,佳信佰主要通过网络运营,我们团队虽然也开了十几家店铺,但总量很少,而且那时候店铺的名字不叫王中华骨健康馆,叫佳信佰专卖店。”据陈宫回忆,他参与创建的天瑞系统是佳信佰第一批“网商+店铺”的系统团队。

对于佳信佰的直销牌照,陈宫他们一等就是三年。在这三年里,天瑞系统与另一支平行系统佳诚网商系统合并成一支系统,取名叫佳诚天瑞网商系统,其中,原佳诚网商系统起主要帮扶作用。合并后,陈宫发现,系统团队的规模越来越大,但团队里的难民也越来越多,曾经一片繁荣的市场景象,逐渐变得毫无生机。

“虽然我和其他几个领导人都赚到钱了,但下面的人很多都亏了。”思来想去,陈宫觉得不能这样赚钱,2014年6月,他决定放弃佳信佰的项目,一纸通知下到市场,宣布原天瑞系统的经销商停止市场运作,天瑞系统就此解散。陈宫也顺势离开了佳信佰,转向传统行业。

因哲(化名)与陈宫的遭遇有些相似。

2012年初,成都赫尔贝德公司合并到佳信佰,成立赫德系统。赫尔贝德公司总裁张辉在佳信佰担任副总裁,负责佳信佰公司文化和系统的打造,同时与赫尔贝德市场负责人骆宏宇一起担任赫德系统的领导人。

因哲便是此时来到佳信佰,因他此前有一些市场基础,很快他便从一星董事晋升到了二星董事,甚至逐渐成为佳信佰名列前茅的市场经销商。但他很快发现,佳信佰的市场越来越不好做,而且公司一直未能顺利拿牌,这让因哲心里越发没底,“没有直销牌照,我们发展市场的风险太大了。”

谈及离开的原因,他又说道,“公司领导层也有问题,当时张辉和骆宏宇在里面操盘,做得挺好的,但公司说话不算数,说好的利润分成没有按计划给到他们。”2012年底,双方合作尚未满一年,张辉便离开了佳信佰,留下骆宏宇继续带领市场。因哲断断续续又坚持了两年,由于佳信佰始终没有拿到牌照,赫德系统的经销商大多另谋出路,人员流失严重,市场几乎处于停滞状态。

2014年8月,左建军在市场交流会上鼓励经销商,“直销牌照的审批进展顺利”,并号召大家“把传统销售和直销结合起来,打造佳信佰特有的、全新的营销模式,全力开拓市场”,这是佳信佰即将要推广王中华骨健康馆的前兆。但此时,因哲已经彻底离开了佳信佰,转而加盟到一家业内拿牌企业。

“现在除了个别市场还在蹦跶,全国很多市场都停了。”虽然已经离开佳信佰,因哲依然在关注这家公司的发展,“我还是他们的会员,只是没有运作市场,他们的产品挺好的。”

至于公司为何没有成功申请牌照,因哲给出了自己的分析:“佳信佰的后台不算太软,但公司缺乏专业的管理团队,之前请来的操盘手陆陆续续都走了,后来只依靠几个经销商领导人来管理市场,即使有后台支撑,市场不行,肯定也拿不到牌照。”听说有人有意向加盟佳信佰,因哲赶紧劝告:“把它当做传统生意来做还行,要是当直销来做,我劝你慎重考虑。”

左建军口中的“关键时刻”持续了近7年。

在这7年里,很多人早已失去耐性,愤而离开,

留下的人也不再指望这张牌照能给自己带来多大的效益。

转型

佳信佰两个较大系统人员的先后流散,意味着市场几乎处于停顿状态。为了寻求新的生机,2014年9月,佳信佰进行内部改革。

左建军放弃寻找新的职业经理人,凭借自己闯荡直销行业多年的经验,他决定亲自上阵;同时,佳信佰取消原先的系统发展模式,所有市场团队由公司直接管理,公司设置市场一部、二部、三部,将尚存的团队分别安排到以上三个市场部门;公司进行新的人事任命,将尚未离开的团队领导人如邓永健、李明阳、高泽等,任命为公司副总经理,分别负责市场一二三部的运营管理;将尚存的佳信佰专卖店统一转型为王中华骨健康馆,全力推广该项目;公司不再运作网络模式,主推地面店铺模式。

任某于2012年开始做佳信佰,至今已经做了近7年。此前,他曾多年从事北京法蕾雅的项目,是一名老经销商。“当初选择佳信佰,是因为佳信佰的蜂胶产品调理好了我身体上的一些毛病。”任某很是看好佳信佰的产品,与他交谈过程中,他曾不止一次地夸赞佳信佰的产品,包括蜂胶、风痛康膜等。

任某有多年的中医推拿经验,再加上看好佳信佰的产品,抱着帮助更多人的想法,他加入了佳信佰当时最大的系统——佳诚系统,开了一家佳信佰专卖店,成为佳信佰为数不多的走地面模式的经销商。

“头两年,我每年可以销售70多万元的货。”那是佳信佰的市场发展相对较好的时期,不仅公司内部成立了多个系统,外部也有团队前来加盟,市场一片火热。

2014年9月,听从公司号召,任某的专卖店重新装修,原来的蓝色店铺风格统一改装成深红色,店铺名字由佳信佰专卖店改为王中华骨健康馆,店里的产品和理疗器械依照原样。改装店铺的同时,佳信佰的奖金制度也发生了些许变化,首次报单和进货价格几乎不变,但店主拿到的产品少了,“一次进货比以前要少一盒药,二次进货也由2.5折变成了3.5折”。

批发价格的提高,挤压了利润空间,同时,市场也越来越不好做,任某的营业额越来越差,“我这两年最多只能卖40万元的货。”不景气的现状导致任某对这份事业也越来越不上心,再加上他要经常出门,去扶持下面的市场,店铺常常处于关闭状态。为了节省成本,2017年6月,任某退掉了租来的店铺,将产品和理疗器械全都搬到了自己家里,偶尔有顾客前来购买产品或者做理疗,也全都去他家里。

就连2018年3月份佳信佰推出的新零售项目——6维驱动,他也无心参与。“我已经两年没去公司参加培训了,听说6维驱动是做减肥的,跟王中华骨健康馆的运作方式不一样。”任某说道,“不过你要做这个的话,我可以推荐你去二部报单。”

据他介绍,他原先所属的佳诚系统在佳信佰内部改革时,归属到了佳信佰市场一部,主要由邓永健、常晓丽夫妇带领,二部是李明阳、朱娟妮夫妇带领,三部则由原赫德系统的高泽带领。

身为一部的人,他却推荐意向者去二部报单,难道佳信佰不同的市场部从事的项目不同吗?事实并非如此。

“一部以前的规模是最大的,现在越来越不行了,只有200人左右,邓永健夫妻俩都亏了钱。2016年7月,邓永健去广东开公司,现在只有常晓丽一个人带队。”任某向记者解释,“二部现在发展得比较好,李明阳夫妻俩把市场做得风生水起的,你们重庆有很多都是二部的。但是要论发展速度,还是三部发展最快,高泽常年待在市场一线,新疆那边发展得比较好。”

原来,任某不仅在一部有自己的点位,连二部、三部也有,“一个人也可以报几个单,也可以在不同部门报单。”

“这样的话,市场不会乱套吗?”记者好奇地问道。

“不会啊,毕竟这样做的人少嘛。”任某有些得意地回答。

当记者表示不认同这种做法时,任某坦然地表示,“可以理解,其实我自己现在也没有发展市场了。”

“公司领导能力不行,之前的黄宏、邓光明、张辉他们相继都走了,领导层之间有矛盾,各个市场领导人之间的矛盾也不少。”谈及放弃的原因,任某颇有些抱怨,“公司制度经常改,虽然改动都不大,但我们对下面的客户没法交待。报单平台也有改动,现在我们都看不到自己的积分了。”

据任某介绍,2018年初,佳信佰将持续了多年的报单模式作了修改,由原来最高6万元,调整为最高4万元。“听说公司要为上市做准备,抢占更多市场。”

佳信佰近年来主推王中华骨健康馆项目。

存活

对于任某的说法,《知识经济》记者在重庆市的两家王中华骨健康馆店主那里得到了证实。

2018年10月底的某个周末下午,记者跟着导航,在重庆市渝中区某个巷子里七拐八转之后,终于在一条偏僻的街道找到了其中一家王中华骨健康馆。这家店铺面积很小,大约在10平方米左右,除了正对门的收银台,剩下的空间被店主分割成了三个小房间,一间是卫生间,另两间是理疗间,每个房间各放一张仅一人宽的小床,剩余的空间仅够一个人走路。这家店铺的规格与佳信佰官网上宣传的“店铺面积达到100多平,甚至300多平”的说法相去甚远。

《知识经济》记者进去的时候,店主正在为一位顾客进行“易瓷顶火罐灸”疗法,调理顾客的风湿问题。这是佳信佰公司的特色疗法之一,此前任某在电话里也曾提到这个疗法。

半个小时后,第一位顾客的理疗还未结束,店里又来了一位年轻女性,她是来除湿的。店主有些忙不过来,“我的伙伴今天去学习了,您稍等一下哈。”约摸一个小时过去了,第一位顾客的理疗结束,等待的这名女性熟络地走进另一间理疗间,这是她第二次来了,“我前段时间来做了一次,感觉效果特别好,今天准备交钱做一个疗程的。”

在店主为顾客做理疗的同时,记者与她进行了简单地交流。店主叫彬华(化名),2015年,彬华在佳信佰市场二部报单,开了这家店铺,“我们二部发展得很好,重庆市场大部分都是我们二部的人,因为我们店主以及市场领导人都比较齐心。”

理疗时她身穿白大褂,手带皮手套,不断将经过酒精浸泡的棉花点燃以后,放在吸附在顾客背上的易瓷顶火罐上燃烧。“我们董事长左建军是个有大格局的人,但人又比较接地气。”彬华一边忙碌着,一边向记者介绍,“为了公司的发展,他可以把董事长和公司法人代表让给别人的。”

彬华实际是指佳信佰聘请苗复春的事情,而苗复春就是因哲口中“佳信佰不算太软”的后台。(2012年10期的《知识经济》曾以《佳信佰的直销拼盘》为题曾提过此事,此处不再赘述。)记者注意到,苗复春担任佳信佰法人代表以及董事长期间,很少在佳信佰的重大活动中现身。2014年7月,佳信佰的法人代表由苗复春变更为雷明亮,同时他也卸掉了董事长的职位,改为担任佳信佰的总顾问,真正退居幕后。

介绍报单情况时,彬华告诉记者,加盟者最低可以支付1300元购买产品,拥有产品代理权;如果想要店铺的授权,加盟者需购买产品,最低2万元,最高4万元。“我刚开始做的时候比现在高,当时我们报单是6万元,今年年初公司为了上市做准备,就降了。”彬华解释道。

跟着地图导航,《知识经济》记者找到了重庆市渝中区的另一家王中华骨健康馆,这家店铺比前一家店铺的面积稍大一些,但大约也只有20平米。记者进去的时候,店主正和两个事业伙伴一起闲聊。

以咨询项目的名义,《知识经济》记者与店主聊了两个多小时。这名店主叫琪琳(化名),她是佳信佰市场一部的人。听说记者要了解项目,她便侃侃而谈。此前,她曾多年饱受风湿折磨,2015年,在朋友的介绍下,琪琳使用了佳信佰的产品,风湿很快奇迹般地好了,于是她于当年10月掏了12万块钱,报了两个单,开了这家店铺。

“今年年初改了制度,现在报单最高只要4万元,就可以拿8万元的货,还可以申请开店铺。”琪琳的说法与任某、彬华一致,“公司要为上市做准备,金额少一点,可以抢占更多市场。”

至于降低报单金额以来,佳信佰具体落地了多少家店铺,记者尚未查证到有效数据,佳信佰的经销商们也不清楚。不过,自2014年9月,佳信佰推出王中华骨健康馆项目以来,重庆市场倒是比较热闹。记者从佳信佰官网上看到,仅2015年8月到10月两个月时间,重庆便落地了12家王中华骨健康馆。

琪琳表示,重庆是佳信佰在全国发展得最好的市场之一。记者与其他多名非重庆市场的佳信佰经销商聊天时,他们也表示“重庆的市场发展得很好”,其中一名经销商甚至说,“重庆的王中华骨健康馆开一家火一家。”

不过,那个周末下午,在与琪琳两个多小时的交流中,《知识经济》记者并未见到一名顾客前来理疗或者购买产品。琪琳说,最近自己对市场有些懈怠,再加上家里经常有事情需要处理,动不动就会关门,所以顾客上门需要提前预约。

刘可任表达的“已放弃直销,转向传统”的言论,

既是佳信佰申牌多年无果的尴尬写照,

也很有可能是为公司的发展现状寻找一份托辞。

求新

不知是因为市场再次出现疲软,还是为了紧跟趋势,2018年初,佳信佰推出了新零售项目——6维驱动。在重庆市渝中区两家王中华骨健康馆的产品架上,记者也看到了6维驱动的相关产品,不过介绍项目时,两名店主很少提及新项目,他们更热衷于介绍“易瓷顶火罐灸”疗法。

据佳信佰负责产品研发的刘可任介绍,2017年,佳信佰与中国食品发酵工业研究院达成合作,研究院负责产品研发,佳信佰负责产品生产。《知识经济》记者了解到,王中华骨健康馆与6维驱动属于两个不同的项目,二者的报单金额、奖金制度和发展模式都不同,但相互之间又有所关联。

刘可任介绍,6维驱动的主要功效是体重管理,该项目有两种参与模式,一种是微商模式,代理级别共有4种:VIP、工作室、专卖店、分公司,其中最低级别VIP以单价298元/桶的价格拿货,一次需要拿6桶产品,打折后的报单金额是1308元,最高级别分公司以单价98元/桶拿货,一次性要拿近8万元的产品。

“为了保护各个级别代理的权益,VIP、工作室、专卖店三个级别的代理商只能从分公司拿货,佳信佰也只对分公司发货。”刘可任介绍道。不过,他口中的“分公司”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分公司,而是一种代理级别。在同一地区,只要报单者的报单金额达到佳信佰规定的最高级别,如8万元,他就属于分公司级别的代理商,同一地区的分公司数量不受限制,相互之间属于平级。

6维驱动的另一种参与模式便是实体店模式。加盟者若想采用该模式运营,首先需要取得王中华骨健康馆的授权资格,即按照王中华骨健康馆的运营模式报单,购买产品;再报单参与6维驱动项目。也就是说,想以实体店模式参与6维驱动的项目运作者,需要先后报两次单。

加盟模式如此复杂,此时记者能够明白,为何接触的多名经销商里,大多数人不太愿意过多介绍6维驱动的项目,甚至有经销商自始至终拒绝参与新项目。如果推荐小额报单,经销商无法有效获得收益,大额报单则需要连报两次不同项目才能成功,经销商还需多费口舌解释原因,费力不讨好,这并不利于他们发展市场。

虽然佳信佰几乎放弃了网络模式,转向地面实体店,并以王中华骨健康馆为拓展市场的主要方式,但从任某发来的奖金制度以及网上流传的佳信佰近几年不同的奖金制度可以看出,佳信佰并没有完全放弃直销。

只是,记者向刘可任了解佳信佰的直销事宜时,他矢口否认公司走直销模式,“直销不好做,实体店最终要按照传统模式来做,首先要确定项目能够持续地走下去,公司走新零售模式,就是为了不断更新。” 

对于直销牌照的执念,佳信佰挣扎了多年,依然无果。刘可任表达的“已放弃直销,转向传统”的言论,既是佳信佰申牌多年无果的尴尬写照,也有可能是他为公司的发展现状寻找的一份托辞。

               文章来源:知识经济杂志,特此鸣谢!

               编辑校对:往事成菲,反传销坚哥

               转载声明:请遵守CC协议,转载不注明来源上黑名单

读者须知
 

☎️:0736-6686558

 

📱:13875187199

 

QQ群:543066525  587436463

举报邮箱:1050771837@qq.com

 

如果你身边有关传销的资料,可以把举报,曝光线索及证据提供给我们。抵制传销,从我做起;打击传销人人有责。

推荐:
播放次数:
内容摘要
近年来虽然政府加大了打击传销力度,但传销经济邪教在目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实体经济遭受严重冲击的情况下,异地拉人头传销猖獗,传统传销转战互联网,庞氏骗局、非法集资与传销手段交织,涉及地域广、人员多、危害大。反传销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希望
标签:
来源:知识经济杂志时间:2018-12-15 15:54作者:反传防骗联盟责任编辑:反传防骗联盟

热点推荐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