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传动态 政策法规 专家论点 案件实录 传销曝光

免费咨询

  • 冯老师: QQ
  • 韩老师: QQ
  • 陈老师: QQ
  • 刘老师: QQ
  • 反异地传销咨询群异地传销咨询群
  • 反网络传销咨询群反网络传销咨询群
  • 伪直销投诉咨询群伪直销投诉咨询群

河北沧州,恶梦开始的地方,也许你就是下一个李文星!

传销曝光 时间:2018-01-06 13:30 点击: 作者:反传防骗联盟
[导读]反传销讯:本篇内容较长,为受害网友亲身经历,为引起相关部门重视,才在此发声曝光,希望你们耐心看完,谢谢!同时,不管作者的目的真正用意何在,沧州异地传销之祸患,也是我们反传人有目共睹的,请相关政府部门高度重视!原作者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

   

 
   反传销讯:本篇内容较长,为受害网友亲身经历,为引起相关部门重视,才在此发声曝光,希望你们耐心看完,谢谢!同时,不管作者的目的真正用意何在,沧州异地传销之祸患,也是我们反传人有目共睹的,请相关政府部门高度重视!原作者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转发只是为了警醒更多人不被受骗......

       我叫刘诚(化名),甘肃人,在北京工作。2017.9.9被自称为姚婷(QQ:102****300,手机:135****0744)的网友(他们同行的还有柳元富、刘小芸(手机:186****7981)等人)骗至河北省沧州市新华区芦家园村一处民宅被囚禁。在此期间,被张凡(张海峰)手机:134****6467、刘冬雪、宋四羔(手机:134****1416, 134******33 )等人威胁并没收身份证、银行卡、手机、钱包等随身物品,并威胁恐吓殴打我索要手机锁屏密码,银行卡密码,我打死不说,由于身份证银行卡钱包手机都在他们手里,于是张凡(张海峰)便重置了我支付宝、小米钱包、银行卡等的密码,(主要为9.13-9.16这段时间)期间把我手机内容翻了个遍,并且删去我QQ、微信上联系我的那个网友,毁灭证据,并且卸载了百度地图、高德地图等带定位功能的App。银行卡、钱包等资产查了个遍,发现我账户里没什么钱,但是金融App信用额度比较高,于是便用我手机上的金融App贷款15万多元。操作完后还把相关转账记录、银行短信验证码什么的给删了毁灭证据,出来后我已通过后台恢复了一部分记录,本来还想套我的信用卡,如果那样的话就超过20万了,在我的再三求饶下最终没有套。并非法限制我人身自由两个月(我要是没机会逃出来到现在还被困在里面),由于在里面每天睡在地上,因此也感染了一身不知什么名的皮肤病,皮肤起红点瘙痒难忍,右手大拇指也烂成了一个畸形。在此期间我一直想尽一切办法寻找脱身机会,但一直没有机会( 试想一下,如果要跑就一定得保证一次成功,要是没跑掉,再被逮回来,那后果就不好说了,说个难听的,把你打死然后扔了,都没人知道 ),院子大铁门里外两套锁,这两个月吃喝拉撒都在里面没出过门,在里面真的都快疯了!也耽误了我10月份的考试。

        就在我快绝望的时候,终于2017.11.3这天机会来了,当天下午,在他们防守力量最弱的时候(当时只剩六个人,其他人都出去了!平时都是十多个人整天陪着你,想跑也跑不了)其中有一个(张绕七)翻墙逃跑,发现有人逃跑,宋四羔在给其他窝点通知后,其他窝点来人在带离剩余人员转移窝点的过程中,我也成功逃脱,逃出来时我抢出了自己的手机(期间手机一直被没收,控制使用,聊天通话全都被外放录音监控),由于没有身份证(现在身份证、银行卡、钱包等还在他们(张凡)手里)无法买票,当晚去火车站拼车返回北京住处(当时没有去报案是因为当时心情极度恐惧、在里面时他们说和狗哥(巡警、协警)有关系,我担心我跑出来了,他们互相通风,我再去报案又被抓进去,当时我一个外地人,所以当时只想着离开这地方,出来时还穿的半袖,白色已穿成黑色了,冻的发抖),洗澡换了身干净衣服,第二天(2017.11.4)去沧州市公安局报案(去市局报案是因为我知道下面的那些巡警、协警等和该组织有利益勾结,去了怕把我给送进该组织),问了保安后说不能进去,让我打110,先是有个人给我打电话说这事市局管不到,让我去所属地报,最后我又说了好几次,让我在门口等,一会出来了一个警车下来几个巡警,还是那说法,说那块他们管不到(他们也录像了),让我去所属地报案(我就想说,我去的又不是其他辖区,我来的市公安局,市公安局不管全市的吗?那管什么?),(因为这是经济犯罪,当天也去了开发区工商局,周末没人上班)于是我去了小赵庄派出所,被告知数额太大他们受理不了,让我去刑侦队,去了刑侦队后,敲了好几个门都没有人,再一看旁边屋子里人都在打台球,过了一会一个好像刚睡起的人出来把我叫到屋子里,说人不在,让我等一会,过了一会又来了一个人过来询问我情况,在我说明我的情况后,他也在我手机上查看了贷款情况,他并没有做笔录也没有立案,就开始跟我讲,你看啊,你这个钱一级一级都交上去了、都被分了,不好找回了啊,你看全国那么多叫张凡的,我怎么给你找这个叫张凡的啊,我给你一个一个去查吗,等等理由敷衍了事,根本就没有重视此情况,我就想知道你怎么对那组织怎么这么了解,怎么知道钱还是一级一级交上去的,我都不知道,说现在人都不在,出去上课了什么的,让我天黑了再来。由于办的临证当天有效,于是我就当晚返回北京了(其中他们说了几句让我印象很深刻的话,我想不明白什么意思,问我现在有多少钱,包里装的什么东西,把包放那。还去过一次金岛派出所,也被问过一次我包里装的什么东西,我不明白他问这是什么意思)。2017.11.6(周一,这回他们都应该上班了吧)我又去案发地所属工商局新华分局说明情况(因为这是经济犯罪于是就去找所属地新华工商局),结果去了大厅空无一人,上了三层楼也空无一人,打电话也没有人接,最后看到旁边有个督查电话,打到第三遍才有人接,我说这上班时间大厅里怎么没人,他说我给你看看啊,结果到天黑也没有回电,大厅里也没有人,我一直等到晚上才问了个人,打电话,新华工商才叫了几个人,过来说今天出去吃谁谁谁的酒宴去了,这边没人。(我了个去,上班时间办私事,我也是服了,上班时间不在岗,还领着工资多么好的事情啊!我就想说你们没有值班的吗?),然后我带路到受害地附近,再打110,一会来了一辆警车,下来几个巡警(因为那些巡警和他们有利益勾结,里面有通风报信的)和工商的人还有我一同前去抓人,其中有几个巡警问我案发地情况,待我描述后,发现这些巡警也知道这地方,也认识此人,说明他们和该组织都很熟悉。去的路上,那几个巡警跑在最前面,不知商量着什么(工商的人也见证了),结果去了后,人都跑了,里面沙发上的一堆充电器还没拔,桌上碗里水也冒着热气,说明人刚跑不久,待我们走了后,那些人员还会回到那里住(我在里面两月了,知道什么情况,在该组织里面,他们把这些巡警、协警都叫土狗,说这些人和流氓混混没什么区别,我在里面的时候,经常就会有这些巡警、协警过来,敲门方式很暴力,脚踢东西砸,开晚了,开门的那个人先挨一顿打,说CNM的开门咋这么慢(里边的人经常跟我说你以为这大门是锁你的啊?这是锁土狗的),里面的人只能说,大哥刚睡着了等说法(其实开门晚一两分钟这段时间里面的人都在藏手机、钱等重要东西,有时候藏不及,进来后把那个装所有人的手机包拿到倒出来一堆手机,看看有没有新的手机,就拿走,烂手机还不要,所以里面很多人的手机都很破烂,一般新来的人手机比较新,就会被拿走(如李一飞的Oppo R9s),拿走后,该组织会有人去跟狗哥要手机、手机卡,有时候能要回来,有时候要不回来,里边的人说有的狗哥还是开手机店的,手机店里的二手手机好多都是从这出去的,被他们拿去当二手卖),有时候还翻墙,里面人把大门打开后,进来就殴打里面的人,看谁不爽就拿手里的双截棍打,打完还问你胳膊怎么红了,挨打的人还不能说是被打得,那样会打得更多,挨打的人只能笑脸说:大哥,撞在门上了等说法,我亲眼见到的是刘冬雪就这样被打过,还用刀划烂沙发、地板块,把水、醋浇在被褥里,把盐撒在大米里和面粉里,把洗衣粉倒在水桶里等,有时候还不自己动手,恐吓我们把被褥拿出去扔在院子地上,让我们放水往被褥上 浇,这是我亲眼看见的,有的时候,直接来把家里的柴米油盐、锅碗瓢盆、凳子、煤气罐等能拿能用的都拿走,风扇也搬走,西瓜也拿走,一个插线板也不放过,进来看见什么本子纸张撕碎了往院子里一扔,还去翻里面的行李箱、包等看看里面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没,看着比较新的鞋、袜子、衣服等能拿的都拿走,有时连花(在里边女的称为花)的内衣、内裤也拿走,我在里面时只带了一个手提包,有一次我亲眼看见翻我的包,把里面的东西都往外扔,等他们走了后,我整理包里的东西,发现我包里价值四百多的太阳镜没了,有的人身份证钱包银行卡驾照等全被狗哥给干走了(如史利杰),有的狗哥老婆还给里面的人发短信说你身份证四百(四千)元来拿吧,里面的人说那我还不如补办一个,补办一个才多少钱。还有新来的人,狗哥来了后让把身上的东西掏出来,有个新人掏出了几百块钱,狗哥拿过去了,然后这个新人就说大哥大哥这是我的钱,然后狗哥一个巴掌过来就是一个肉夹馍,说CNM这钱上写你名字吗?你叫它它答应吗?然后这新人就啥都不敢说了,等等,还有一次来让我们都把兜里东西都掏出来,然后让我们出去抱头蹲下,我那次兜里掏出来了笔、笔记本、还有三张五元、十张一元总共二十多元零钱放在了地上,后来他们走了后,我进去后,看见别的什么东西都在,就钱不见了,这是我亲身经历过的,等他们走了后,该组织的人就会说,你看他们来无非也就是为了利益,只要我们配合好了啥事都没有,我们要是真干什么违法的事,早就把我们拷走了,狗哥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做什么就行了,你要反应慢了还挨一顿打,其中为了和狗哥搞好关系,里面层级高的人经常去请狗哥吃饭打关系,由于柏宁和狗哥关系打得好,所以狗哥一般不去柏宁家。有时候狗哥来的时候还提前通风一下,说我们要来了,你们出去躲躲吧,有时候来了说,人家居民投诉,我们不来也不行,过来做做样子给周围邻居都看一下,你们该干你们的干你们的。有的新来没几天的想不开的、面部表情纠结的新人,狗哥一看就知道你是新来的,问你想不想走,想走就让你把手机、身份证、银行卡都带着,行李带不带都不管,然后说你跟狗哥走了那就中大奖了,说让你上车用手机先给家里报个平安,你手机打通一声妈都没喊出来时,狗哥就一把把你手机抢过去说,你儿子在外面犯什么什么事了,做什么什么不好的了,我们花费大量警力、人力、物力把他救出来,我们这车是烧油的也不是烧水的,你看是公了呢还是私了呢,私了,家庭好的二十多万,家庭不好的十多万(有的人跟狗哥走了,拿不出这么多钱,就会拉倒没人的地方,打成一张抹布,打到爬都爬不起来,然后又给送回来,说,妈的,又一个穷逼!)。公了,你想给你儿子身份证上记一笔,留个污点,家人一想,儿子还年轻,都没结婚,谁也不想给儿子留个污点,所以就只能拿钱了事,我亲自看到有次刘冬雪家人带着巡警过来的,后来听说花了16万,有次柳元富被家里找来(警察过来的),听说花了25万。有时候也会有一些地痞流氓混混翻墙进来带着外地来的家长找人(亲身经历过的),外地家长到火车站看见有举着专业找人的牌子就会和他们联系,然后就会花十几万二十几万让那些人过来找人,所以在里面都没有人敢跟家里人说自己在哪里干什么,如果家里人知道了,来到沧州肯定是先打110然后就会通过狗哥来找人,然后就掉入圈套了,说我们的身份信息都是在局子里登记了得,一查你孩子身份证号就知道在那个地方那个家等,然后就会出现上述情况,没有钱肯定是不行的。凭他们(狗哥)那几个工资一个月两三千工资能买的起房吗?都是从这里发的横财,一夜暴富,买了房还让这里面的人去给打扫卫生,去打扫卫生有的还让用牙刷给刷马桶,这其中去给打扫过卫生的人就有黄明和何成彪等,有的狗哥还开的蛋糕店,有次还让这里面的人去给发传单做宣传,狗哥说给发工资都不敢要,那次去的这两人就是黄明和一位老花(认识此人,不知姓名,里面女的都叫花,隐私保护的很好,不说名字),这些狗哥都是和我们年龄相仿的90后年轻人,这种做事行为,看着都不像警察,所以里面的人怕他们就怕在这,因为他们身上的这一层皮,有这一层皮,是吃国家饭碗的公务员,里面的人只能这样屈服着,就这样在里面的人包括我从小从心目中树立的警察叔叔的形象一下子就破灭了!这还是人民的公仆吗?我不仅这样问?这简直就是土匪,进来都是三光政策,这和地痞流氓混混有什么区别,谁敢想象还把这和警察联系到一起?所以在里面的人谁敢跟狗哥走?万一真发生这种情况,那就是跳进黄河也说不清了!所以只能自己想办法逃出去)。以上这些就是我在该组织里面所经历、看到的一些情况。(在那天行动中,还把脚给弄伤了,多日不能走路,后来检查为骨裂、软组织挫伤)。然后又把我带到所属地小赵庄派出所刑侦大队,在里面也没有做笔录询问详细情况啥的,说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人家抢你钱,在我拿手机展示了转账记录后,说你凭几张转账记录就能说明人家抢你钱?全国那么多叫张凡的我怎么给你找?刚才去了也没人啊!我上那给你找人去?要不再带你去一次刚才那地方看人还在不在?当时我就很想说我给你提供线索了,我尽一切可能去提供证据,更多的证据你们作为公安的不去查?还问我要?那我都能取证了,还要你们干吗?因为脚受伤了,回来看了一段时间病,但是每天还是电话,向工商、督查等部门反应,但是还是没有进展,没办法了我15号又去了一次,在我的要求下才做了一次笔录,16号上午让我带路去现场指认了下现场就让我回去等消息,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到现在也没有消息,也没有人联系我,没有给我回信,当时还说立不立案七天内给答复,现在我就只能呵呵了。

        11.30又去了一次沧州督察局反映情况,才有个姓孔的联系我,直到12.6才把受案、立案书邮寄给我,而受案书上写的去燕赵警民通网站查询案件情况进展,而到现在也查不着,上面出的联系电话03172045110,到现在也没有打通过,我不知这是做样子还是做样子呢?一问孔警官还说是系统自动出的,他也不清楚,这是投诉无门了吗?现在那姓孔的还把我手机号给屏蔽了,(之前说他上专案了,去市里办公了,没时间管我这个案子,后来我联系了该大队队长,队长说该人回家了,谁知道到底谁在说谎,我并不关心这些,我只想知道案件进展情况)现在想问案件情况还无从联系。既然这是公诉案件,那么沧州检察院肯定知道也有记录把,希望你们检察院把这个重视起来,我只是受害人的其中一个,还有很多人...

         一直到现在,没工作,没经济来源,欠着房租,借钱看着病,每天还被催着债,就这样一个有着正当工作的人在从来没去过的河北沧州就停留了一下就被害成这样,而现在河北沧州公安系统的那些人,还在发着横财,对这些事早就一抛脑后,早已忘了自己是干什么的。真的狠“对的起”他们身上的那一层皮!!!我就不信从上到下都基层腐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在哪里?本人请求沧州检察院依法查处以上相关情况,依法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若不是我亲身经历,谁还知道普天下还有这样的事情,在那个相当偏僻的地方还关着这么一群年轻人,里面被骗进去的好多人都是92-96年的,(试想一下,如果是你的孩子,遭遇这种情况,你会怎么想)他们都不敢和家里说,被该组织威胁说在外面好好上班着呢,都在给家里圆谎,如果这些协警、巡警来把这些人全都带走,去趟局子,那我们出去后肯定都敢说走,但是那些巡警、协警并没有这样做,而是过来做出我上面描述的那些行为,因为他们留着这些人有好处捞啊,有利益啊,所以他们利用职权之便做出上述的行为,

        从我出来到现在俩月了,为了立案从北京到沧州跑了四次,费老大劲立了案,想问一下案件情况,结果对方说,你要立案我也给你立了,你还要干吗?让我等消息,到现在一直没有主动联系过我,相关证据我能提供的都已经提供给他们了。也去新华区督查、沧州市信访反映过,到现在也没有人联系过我。这就是中国河北省的沧州!!!大家记住了这就是沧州,

        我也是被迫无奈, 去沧州督查、新华公安、网上信访均无结果, 没办法了,才发此文,以求曝光,从来没有玩过微博的我,为此专门注册了此微博(要不是微博,我连一个发声的平台都没有),就是想让社会知道,沧州那些苍蝇是怎样包庇犯罪的,打击这些非法团伙,严查这种渎职行为,避免李文星式的悲剧发生,还我还有这些年轻人的一个公道!

附该组织部分人员:

• 张  凡(张海峰)内蒙古  赤峰?    手机:134****6467

• 柏  宁     手机:187******27

• 王  志

• 裴等雷  甘肃

• 刘冬雪  东北(辽宁?吉林?)

• 宋四羔  山西 吕梁  手机:134****416  134******33  QQ:148****890

• 姜希恒     

• 汤晓萍  

• 柳元富 

• 姚  婷 (老花1)   甘肃     手机:135****0744    QQ:102****300

• 老花2 (未知姓名) 云南

• 刘小芸 (小花)     江西 某医科大学?医学院?五年制 未毕业   手机:186****7981

 未知姓名        156****1751

黄  明,新疆

何成彪,广西

赵  磊,黑龙江  此前从事石料生意

史利杰,甘肃,正宁  此前在北京从事厨师工作

刘爱凤,河南

李凤更,安徽, 此人皮肤病最为严重,全身皮肤无一处完好,看的人惊心动魄

封行亮,山东,青岛   青岛农业大学    此人脚部伤残(家里不知情,自称车祸导致)

张亚军,甘肃,平凉, (像刘翔) 此前在山东济南从事淘宝网工作,手已烂的跟老年人的 手一样

李一飞,云南    此前在云南从事老年人保健品工作 销售

张绕七,云南   此人被打得没了脾气,后来和我同一天逃脱

甲军创,河南    此前从事瓷砖设计制图工作

吴丽娜,江西,刘小芸同学,被刘小芸骗来后伤心欲绝,后来偶然一次及姚婷和柳元富被“警察”带走

闫武杰,东北(辽宁? 吉林?)

刘  涛,吉林?

鲁  海,甘肃 武威?

 

希望看到该名单的各地公安机关,家人请对号入座,营救自己的孩子!  并一起追诉以上打着重号人员的刑责,谢谢!

文章来源:新浪微博(不是我变了而是现实)
编辑整理:反传销 坚哥

    责任编辑:反传防骗联盟

    精彩评论

    免费咨询

    • 冯老师: QQ
    • 韩老师: QQ
    • 陈老师: QQ
    • 刘老师: QQ
    • 反异地传销咨询群异地传销咨询群
    • 反网络传销咨询群反网络传销咨询群
    • 伪直销投诉咨询群伪直销投诉咨询群